• 找需求
  • 找供应商
  • 影视项目
  • 剧本/影视文学
  • 影视众筹
  • 找演员
  • 找导演
  • 找摄制

剧情  爱情  喜剧  战争  动作  科幻  魔幻  恐怖  灾难  

0

我的采购车

首页 >  编剧/剧本、影视文学 >  电视剧剧本 >  石家庄集中营

版权公告

本网站郑重申明:本网站用户发布的剧本/影视文学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授权,其它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剧本/影视文学发布人承诺:本网站发布的剧本/影视文学为本人拥有著作权或版权代理。如违反该承诺,其侵权责任由发布人完全承担!

【电视剧剧本】石家庄集中营

  • 剧本编号:188145835684
  • 编剧:邹尚庸
  • 保密状态:公开
  • 出售状态:出售中

题材类别:剧情  战争  其它  

价格:

固定+分账价格: +1.0%票房

模晰视点: 0分

用户评分: 0分 ( 已有0人评论 )

直接购买加入采购车提交合作意向

收藏(0)|
|合作意向:

编剧作家邹尚庸

  • 地区:石家庄
  • 等级:
  • 好评:90%
  • 信用度:60
  • 成交量:0
  • 成交金额:¥0.00
进入店铺联系Ta

该用户其他服务产品

剧本信息申请查看剧本详细

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曾在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建了一座占地277亩地的集中营。地址即在今日的平安公园。集中营对外挂牌先后称:石门战俘收容所、石门劳工教习所。实际是关押我八路军被俘人员、强掳我抗日根据地的民众,向日本及其我国东北等地输入劳工的集中营。

石家庄原名石门,地处平汉、正太、石德三线铁路的交叉点,又是离当年的八路军总部、晋察冀和晋冀豫两大抗日根据地较近,是日军建战俘集中营,向外输送劳工最理想的集散地。据可靠记载,从1939年建立战俘收容所到1945年日本投降的劳工教习所,6年间先后抓捕我抗日军民5万人。不甘心屈服的抗日军民,在集中营“六月特支”党支部的领导下,采用各种方式,前赴后继,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一次次殊死搏斗,先后有两万人遇害。谱写了一曲曲中华儿女永不屈服的雄壮悲歌,永载史册,值得我们后来人深切缅怀!



谨以此剧献给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谨以此剧献给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先烈们!


邹尚庸:一级作家,曾两度获“飞天奖”。
尹兆宁:画家,作品多次获奖。编剧。


第 一 集

 字幕。一九四二年夏。

   一列长长的闷罐车,鸣着汽笛钻出隧道口,在日军武装押运下,向石门集中营飞奔。

闷罐车厢内,挤满了鬼子“五一”大扫荡我八路军被俘人员,和被强虏来的根据地群众。冀南军区后勤部长陈文波,抱着生病的火线剧社小演员豆豆就坐在其中,为了和敌人斗争,他与战友在闷罐车上成立了“六月特支”党支部。

  列车在石门站停下,驻石门日军最高长官佐佐木看到有病的豆豆长得极像其刚上前线的儿子田中,便把豆豆当成了儿子的替代品,命令集中营所长多野把豆豆送去治疗。

 第 二 集

  豆豆在集中营医务室,见到陈文波失踪的妻子赵玉琴。赵玉琴得知陈文波也在集中营,引起往事的回忆,国民党将军韩福来归顺佐佐木受到优待,拉拢我潜伏在集中营的地下党员卢放帮忙晋见佐佐木遭到拒绝,佐佐木让病愈的豆豆到其官邸相见,以解思念儿子之苦,豆豆拒绝了,卢放用发电报的方式,令其去佐佐木家窃取情报。

  曲文海暴动被抓回,多野第二天用其人头祭旗,卢放不得已将其击昏当尸体运出集中营。曲文海要求地下党把他送回部队参加战斗,却被留在情报站工作。

  佐佐木是中国通,崇尚中医,喜欢中国古筝,欣赏豆豆的歌,承诺送豆豆到日本学声乐。

   集中营内的党支部“共产党同情小组”书记洪振声,经赵玉琴搭桥,与陈文波的“六月特支”合并,由洪振声任支部书记。

                           第 三 集

  升旗仪式上,佐佐木扯着豆豆的手,代喜林认为豆豆叛变了。

  审讯后,陈文波被卢放有意安排到菜地种菜,徐保国到厨房做饭,代喜林去仓库干活。

  曲文海伤愈后,念念不忘卢放将他打昏之事,发誓要报仇。

  龟田在火房调戏赵玉琴,引起军医岛田的愤怒,找到多野告状,要求将其调走。

  赵玉琴用暗语通知情报站,集中营的两个党支部已合二为一。

  翻译金丰,系朝鲜国籍,对中国战俘的悲惨遭遇十分同情。

  第 四 集

 黑暗中,代喜林把一把高粱米偷偷地给陈文波。

 陈文波:“就为偷这几粒米给我吃挨打呀!”

 陈文波看着手中米粒,回想起组织军民把粮食藏起来的情景。

 佐佐木领豆豆到药店,让白仁甫给号脉。白仁甫用号脉的手指,向豆豆发出回集中营的指令。

 卢放从龟田身边救下被调戏的赵玉琴,赵玉琴给韩福来送饭时,又遭到纠缠。

 卢放被地下党处死,在危难之时,豆豆冲过来,救出卢放,宣称自己是集中营指导员,与卢放一同管理俘虏。

  陈文波大惊,昔日曾被自己救过的豆豆在佐佐木家没有住几天竟叛变了!

 第 五 集

  豆豆向赵玉琴哭诉了被认为叛徒的苦恼,得到了安慰,支部书记洪振声被卢放以老弱病残的身份释放,行前对卢放的真实身份提出疑惑。并将特支书记一职移交给陈文波。

  曲文海由于在情报站工作出色,被任命为石门东郊手枪队长。

  俘虏华为组织暴动失败,被多野当众砍了头,豆豆给佐佐木打电话救了大批俘虏。封小朋在输往日本劳工船上,跳海自杀。

  佐佐木利用与白仁甫谈经论法,意在刺探情报而被拒绝。

                                第 六 集

  教育科长宋木清,为俘虏每天不肯向天皇认真遥拜,被多野多次训斥。他找豆豆商量办法,豆豆提出在集中营修建关帝庙建议得到了特支的支持。陈文波认为,在集中营里提倡学习关公人在曹营,心在汉的精神,以达到教育团结被俘人员的目的。

  多野施苦肉计,将扮成学生的毕景春派到陈文波身边卧底,被识破,豆豆利用反间计,被佐佐木杀死。

  佐佐木借修建关帝庙,向白仁甫敲诈十万银元。白仁甫与曲文海计划袭击佐佐木私人钱庄。

                                第 七 集

  袭击钱庄的计划,遭到社会部于子兴部长的批评。白仁甫为应对佐佐木的敲诈巨款,不得不求助石门关帝庙的方丈捐出一尊关公木雕刻的全身像,谎称价值二十万银元骗过佐佐木。

  豆豆在佐佐木家遇到从前线回来的田中,佐佐木为建成关帝庙,又见到儿子非常高兴。

  豆豆见到田中,十分冷淡,十分藐视,两人竟动手打了起来。

第 八 集

  豆豆与田中在打斗中互有胜负,当两人精力耗尽,躺在地面时,豆豆的歌声消除了两人的敌意,声称今后中日永不再战。

  特支委代喜林被强制的输往日本花冈当劳工,在船舱的甲板上,他跪拜祖国,在船长让其担任大队长时,他忍辱负重,救助一个个俘虏。

 豆豆经受了磨难,表现突出,被特支批准入党,成了特支支部委员。

 曲文海化妆成从前线撤下来的池源部队,轻而易举的洗劫了钱庄。

 豆豆向地下情报站寄出田中乘车返回前线的情报,使田中在百灵峡遇伏受伤被俘。住在豆豆的房东家,认识了狗狗和妞妞兄妹。

  佐佐木得知田中被俘,盛怒之下,下令烧光百灵峡周围的村庄。

                          第 九 集

田中伤愈后,在侵华日军反战同盟的安排下,参加了反战同盟。

  中村到女俘宿舍,想奸淫赵玉琴,被豆豆堵在门外,中村动手打了豆豆,豆豆拼死反抗,卢放前来劝解,暗中用手在豆豆的胳膊上发出藏粮地危险信号。

  佐佐木利用早晨升旗时,当其妻女面杀了被掳农民栓柱,以恐吓逃跑俘虏,其妻当场被吓傻,中村趁机在女俘宿舍,将其强奸,又杀死黑妮的女儿杏儿,黑妮受辱后,抱着女儿的尸体跳井自杀。

   豆豆在佐佐木家窃得一运粮的专列情报,情报站派曲文海率手枪队将其炸毁,令佐佐木震惊。

                                 第 十 集

   曲文海由于麻痹,炸毁敌运粮专列后,返回途中,被鬼子伏击,手枪队受重创,自己负重伤,身份也被敌谍报人侦知,潜伏的卢放的安全受到威胁。

   集中营俘虏口粮被运往前线,每日靠喝粥度日。俘虏们饿的在集中营四处觅食,一俘虏捉住一只老鼠想烧着吃,被多野撞见,放狼狗活活将其咬死。

   多野到菜地找陈文波问摔饭碗的事,在金丰的暗助下,躲过一劫,陈文波让徐保国借去井陉矿当劳工之机,途中逃回根据地,转移战备粮的计划没成功。

   田中在老奶奶家养伤时,从狗狗和妞妞的口中,得知豆豆被抓走的情景。

                                 第 十 一 集

   田中的被俘,引起佐佐木的不安,他要亲自到集中营里的关帝庙前,请僧人诵经保儿子平安。赵玉琴在特支会上,汇报毕景春在医务室乱翻,疑是查找卢放放走曲文海的证据。陈文波决定,让豆豆利用佐佐木来集中营举行法事时,除掉卧底人毕景春。

   豆豆向佐佐木建议:如果让关公保佑田中一切平安,必须在诵经中鞭打恶魔,并将毕景春打扮成恶魔推上庙基,被众俘虏鞭打而死。

  佐佐木为及早解救田中,决定用豆豆交换田中。

                           第 十 二 集

   医务室军医岛田去军医培训班学习,要求多野派人到医务室临时帮忙,豆豆得知此事后,想到陈文波与赵玉琴夫妻久未相聚,便求卢放帮忙让陈文波每天给医务室送水。卢放当面拒绝,其后按照豆豆的要求,让陈文波送水,给夫妻俩一个相聚的机会,而豆豆对卢放是叛徒还是自己人,一时拿不定主意。

   陈文波与赵玉琴在医务室相见,十分感谢豆豆的巧安排。

   曲文海枪击卢放以为报了仇,但白仁甫告诉他卢放是党派遣的潜伏在集中营的地下党员,他受到党纪处分。曲文海率手枪队去井陉矿救徐保国,徐保国却因瓦斯爆炸而遇难。

   卢放负轻伤后,佐佐木认为护送劳工有功,提拔他为副所长。

第 十 三  集

陈文波得知,徐保国在井陉遇难,转移战备粮已不可能,决定让豆豆与田中交换俘虏后,迅速通知部队转移战备粮。

在前沿阵地,由于田中拒绝与豆豆交换,换俘失败,豆豆被中村又押了回来。

 多野对种菜的陈文波真实身份发生怀疑,对金丰常到菜地与陈文波接触也生疑。陈文波也向地下党求证,卢放是敌是我?

豆豆在集中营操场拾到一只折翅的小鸟。佐佐木找白仁甫号脉,找和尚问吉凶。韩福来向豆豆说出陈文波是冀南军区后勤部长,隐藏在菜地令豆豆大惊。

  第 十 四 集

   豆豆来到菜地告诉陈文波,韩福来举报他的真实身份,许大伟是多野派来的卧底人,要查清他藏粮的地方,处境十分危险。陈文波临危不惧,当面揭穿许大伟卧底目的。许大伟见风使舵承认错误,要求给他一个悔改错误的机会。陈文波信以为真,施苦肉计来封韩福来的嘴。

   佐佐木接到前线部队的急电,要求从集中营的俘虏身上抽血和活剥人皮送往前线,救治伤员。

   陈文波采纳了赵玉琴的建议,让俘虏大量喝水,破坏血的合格率。

   俘虏们得到抽血的信息,当晚就暴动了,但被多野用机枪残酷的镇压了。

第 十 五 集

  暴动虽然镇压下去,但多野怀疑抽血这消息是豆豆泄露的,被他抓到办公室毒打逼问,幸被卢放救下躲过一劫。

   赵玉琴在医务室忙碌中,出现头晕,岛田让其姑姑君岱给看病,诊断为怀孕。岛田明确表示为其保密。

   佐佐木听说,从俘虏身上抽出的血一律不合格,立即赶来问其究竟,君岱说是被水稀释,佐佐木信以为真,认为俘虏长期喝稀粥所至。但要求君岱执行第二个任务,活剥人皮。

   旗杆下,十个木桩上捆着十个赤身裸体的俘虏,在他们面前站着以班为单位的俘虏。在佐佐木号令下,十名日本军医把刀伸向俘虏身上,在一片惨叫声中,俘虏身上的皮,被一块块的剥下。

第 十 六 集

   在特支会上,豆豆检讨自己在这次反抽血活动中,没有向俘虏说清楚,造成盲目暴动损失惨重。

   田中在前沿阵地,用樱之花日语广播站,揭露日军侵华罪行,引起日军骚动,佐佐木让豆豆穿上日军军服参加记者会让记者拍照,宣称这是田中,樱之花广播站的田中是假的。豆豆为其上当受骗十分懊悔。

   于底机场向集中营要一百名俘虏去修机场,陈文波决定借此机会让牛百河把已暴露身份的人输送出去,以防遭杀害。

   佐佐木为证明樱之花日语广播站的田中是假的,他用车拉着豆豆到飞机场、坦克隐蔽处、炮兵阵地以及前线巡视,并下令炮击广播站。

第 十 七 集

  田中遭炮击受伤,佐佐木前线大义灭亲,受到晋升少将的奖励。

  豆豆从前线回来,向陈文波介绍了于底机场飞机停放位置。地下党立即派曲文海率手枪队炸毁了这些飞机,但由于他恋战受伤被俘重新进了集中营。

                          第 十 八 集

   曲文海被抓回集中营审讯时,每拒绝回答一句话,便被剁去一个手指,并当众被活埋。

   豆豆接受地下情报站的指令,让他在集中营搜寻党中央派往华北的代表,但久寻无果。

   卢放问豆豆,赵玉琴肚子里的孩子父亲是谁?豆豆拒绝回答,卢放点明父亲是陈文波。

   豆豆求助卢放,在输往机场的劳工中加派陈文波和赵玉琴,但被多野下令拦住。

第 十 九 集

   豆豆终于从停尸房找到奄奄一息的党中央代表苑国真,并和赵玉琴一起把他抬回病栋藏起来。

   金丰不满中村对其调查,向佐佐木提出辞职遭到拒绝。

   佐佐木借用集中营场地进行为期七天的新兵实战训练,为活跃枯燥的军事训练,休息时,多野用羞辱、残杀俘虏取乐新兵,并在现场用俘虏当教材,示范如何杀人和奸污女俘。

   操场上,在新兵面前,多野让新兵骑着俘虏在地面当乌龟爬行,又让三名俘虏手捧正在燃烧的炭火奔跑。俘虏疼痛难忍,误入新兵队列,当场被剁去双手,最后被杀死。

第 二 十 集

   豆豆为窃取情报,将拾到的小鸟送给佐佐木取乐。他借给狗狗写信,进入密室,打开保险柜,偷看了一份在集中营用俘虏进行细菌活体试验的电报。

   特支和情报站得知情报,认为事态严重,做出了应急的措施。设法将苑国真以老弱病残的名义先救出集中营。

   操场上,新兵在休息。多野用绳子拴住一男俘虏的生殖器,让新兵拉紧绳子猛跑,痛的俘虏手捂住生殖器大声惨叫,引得新兵大笑。接着让两名新兵扯起一名俘虏的双臂,多野举起战刀,瞬间将俘虏的两臂和头砍掉,并亲口向新兵传授杀人的要领。坠地的头颅借助风力,滚到多野的脚面,张口咬住了裤子,吓得多野大叫:“啊——”

第 二 十 一 集

   豆豆没有料到,佐佐木利用他给狗狗画的信,派户谷和中村潜入根据地,欲以图找人将田中抢回来。

   军医岛田,对在集中营中用俘虏进行细菌活体试验持反对态度。豆豆利用麻衣相术启发他的良知,使他反对更加坚定。

   操场上,新兵坐在地上休息,多野让宪兵押解二十多名女俘在新兵面前一字排开。多野宣布,今天的游戏叫“追姑娘”,谁追上女俘,女俘就归谁享用。多野让宪兵扯下女俘上衣,露出一排乳房,新兵立即骚动起来,女俘们转身便向宿舍跑去,多野让新兵追,女俘跑进宿舍,新兵追了进去,随着惨叫声,新兵被女俘打得头破血流的退了出来,多野大怒,用机枪将女俘全部杀死。

第 二 十 二 集

   豆豆向陈文波报告,用俘虏做细菌活体试验名单中有他。陈文波坦然镇静,将特支书记工作向豆豆做了移交,希望救出赵玉琴。

   地下情报站立即采取措施,由于子兴潜入机场,让牛百河炸毁运输细菌的飞机。

   佐佐木站在卡车上,手拄战刀,看多野指挥新兵用俘虏练刺杀。

   小河边,绿地上竖着五个木桩,每个桩上捆着一名俘虏供新兵当刺杀靶子用。女俘秋天是第二批被绑在木桩上的,当新兵端着刺刀向她刺时,她飞起一脚,踢倒了新兵,挣脱了绳子逃跑,在手枪队接应下,秋天终于逃脱了。

第 二 十 三 集

   豆豆用各种办法,想把陈文波从活体细菌试验名单中减去,都没有成功。

   在升旗仪式后,韩福来见到佐佐木,当场说出陈文波是八路军后勤部部长,手中藏有大批粮食。佐佐木如获至宝,立即去菜地,把正被押送病栋做细菌活体试验的陈文波拦住,取消了他被实验,给予优待。

   军医君岱同意取消陈文波活体试验,却坚持换个女俘做试验。女俘只剩下赵玉琴和新入所的李嫂,在二选一的情况下,李嫂被送往病栋做活体试验。

第 二 十 四 集

   在优待室里,陈文波看到墙上豆豆画的狗狗像,提出这是佐佐木以画找人抢回田中的阴谋,豆豆说,我画中做了暗号,就是找到狗狗,也抓不到田中。

   户谷和中村在杜村村口遇见了狗狗和妞妞。狗狗接过豆豆画的像,转身便跑。户谷和中村用大石头将妞妞压死后去追狗狗。

   田中与户谷在门口相遇,田中大喊敌人来了,顺子率手枪队来救,吓跑了户谷和中村。

   田中在广播站,广播了佐佐木派人来抢自己,并杀害了妞妞的事。

   岛田拒绝用俘虏做细菌试验而自杀,君岱为岛田自杀精神失控,试验被迫中断。但做试验的全部俘虏被活埋。

第 二 十 五 集

   中村把赵玉琴拉进医务室,举着战刀逼其脱衣服,金丰发现告诉豆豆,两人冲进医务室救下赵玉琴,因此,中村把他们两人看做眼中钉。

   韩福来揭发陈文波有功,被委任为伪军司令少将军衔,佐佐木为了粮食陪陈文波逛妓院,陈文波不为所动。

   君岱认为赵玉琴腹中的胎儿是岛田的遗腹子,故要求到集中营任职,并向多野提出必须让赵玉琴把孩子生下来,遭到多野的反对。

第 二 十 六 集

   一批被俘的中央军被押进集中营,其中有一名穿老百姓衣服的俘虏,被豆豆认出,他叫齐原,系冀南地区地委书记,他中了卧底人许大伟的苦肉计,泄露其暴动计划导致失败。

   为了粮食,佐佐木让多野用刑撬开陈文波的嘴,陈文波受尽酷刑坚贞不屈。                              第 二 十 七  集

   齐原组织暴动,被许大为伟告密而失败,木人被抓进刑讯室遭到毒打,他承认自己是暴动组织者,但拒绝回答谁是同谋,面临死刑。

   佐佐木为解决粮荒,命令多野放弃对暴动同谋的追查,集中精力突审陈文波,以期撬开他的嘴。陈文波在刑讯室见到了怀孕的妻子赵玉琴,但他控制住了感情一言不发,使多野的阴谋失败。陈文波经过多野二十四次的刑讯,身体难以支持,担心自己受刑不过,胡言乱语泄露藏粮地点,便摔了饭碗,用碗片剖腹自杀。

第 二 十 八 集

根据陈文波墙上留下的暗语,佐佐木和地下情报站都派人去老君山夺粮。在战斗中,许大伟被顺子击毙,中村落荒而逃。

   齐原在被处死之前,豆豆以极大的胆识与佐佐木打赌救下了齐原。

      佐佐木没抢到粮食,不得不收缩部队以度粮荒,为了缓和俘虏与集中营日军的矛盾,他令多野组织篮球友谊赛,齐原则指示,让豆豆趁机,再次组织一次大暴动。

   田中在一次广播中被炸死,将其火化后,后藤将其骨灰送给佐佐木。

   金丰被逼,在被捕前开枪自杀。

第 二 十 九 集

   盟军轰炸机群,超低空的飞过集中营的上空,佐佐木哀叹日本军队失去制空权,败相已露。

   豆豆加紧策划暴动,并让卢放以假结婚名义将赵玉琴保护起来。

   韩福来被委任伪军司令后,到女俘宿舍欲奸污赵玉琴,被赵玉琴用毒剂杀死。

   卢放和赵玉琴有意用婚宴麻痹敌人,掩护豆豆组织暴动。暴动以灭灯为号,豆豆制服卫兵,打开营门,冲进卫兵室拉了电闸,发出暴动的信号,黑暗中,齐原和大批俘虏冲出集中营。不料,暴动被中村发现,鸣枪示警,而豆豆却被在卫兵室睡觉的敌人扭住。

   当佐佐木看到是豆豆在组织暴动,惊得目瞪口呆。

第 三 十 集

  豆豆被佐佐木丢进狼狗窝处死,狼狗不但不吃豆豆,反而和豆豆同卧,令佐佐木大吃一惊。佐佐木接到后藤转来田中骨灰盒和一张与自己合影的照片,百感交集,情绪无法控制,他当众怒杀豆豆。

   万念俱灰的佐佐木回到了客厅放飞了笼中的小鸟后剖腹自杀。

   盟军的飞机向集中营投下炸弹,多野和中村被炸死,慌乱中,卢放发现赵玉琴失踪。

   三十年后,中日友好代表团,在团长岛田之助的带领下访问石家庄,陪团的是卢放关眉夫妻。在华北烈士陵园烈士墓前,向陈文波墓碑献花,随团的赵玉琴向岛田之助介绍,她被君岱胁迫到日本的经过,陈文波才是他的生父,他的大名叫陈赵石,俘名叫小俘虏。
 待补充
一九四二年。         一长列闷罐列车,汽笛长鸣地钻出一隧道洞口,在日军武装押运下,冒着滚滚的浓烟向前飞奔着。         一节闷罐车厢内,挤满了我被俘的抗日军民。车厢内无水,空气不流通,闷热难熬。         一被俘人,在痛苦呻吟中死去。紧挨死者坐着的是冀南军分区后勤部部长陈文波。他怀中抱着因病而被俘的小演员豆豆。面对残酷的斗争现实,他与被俘的徐保国、代喜林,在闷罐车摆动中,在战友尸体旁,成立了“六月特支”党支部,决定带领被俘的抗日军民,与残暴的日本鬼子进行殊死的搏斗。                                                                                                ...

模晰视点

剧本评论(0)

0%
请大家不要发布广告等内容
    QQ客服联系微信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