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需求
  • 找供应商
  • 影视项目
  • 剧本/影视文学
  • 影视众筹
  • 找演员
  • 找导演
  • 找摄制

剧情  爱情  喜剧  战争  动作  科幻  魔幻  恐怖  灾难  

0

我的采购车

首页 >  编剧/剧本、影视文学 >  影视文学 >  无冕女王传

版权公告

本网站郑重申明:本网站用户发布的剧本/影视文学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保护。未经版权所有人授权,其它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转载,侵权必究!剧本/影视文学发布人承诺:本网站发布的剧本/影视文学为本人拥有著作权或版权代理。如违反该承诺,其侵权责任由发布人完全承担!

【影视文学】无冕女王传

  • 剧本编号:108389169721
  • 编剧:梦娃娃
  • 保密状态:公开
  • 出售状态:出售中

题材类别:爱情  动作  其它  

价格:

固定+分账价格: +1.0%票房

模晰视点: 0分

用户评分: 0分 ( 已有0人评论 )

直接购买加入采购车提交合作意向

收藏(0)|
|合作意向:

梦娃娃

  • 地区:济宁
  • 等级:
  • 好评:0%
  • 信用度:60
  • 成交量:0
  • 成交金额:¥0.00
进入店铺联系Ta

该用户其他服务产品

剧本信息申请查看剧本详细

第一章 我的最爱

 

第一章  我的最爱

五月,正值暖春,红色花瓣开得正艳,而我却周身冰冷,万念惧灰。

这一夜,梦中人依期如约而至,握着他的手,唇齿间是他男性的气息。

恍如隔世,而我笑了又说说了又笑,他宽厚的肩膀让我赖赖的依靠着,他的唇瓣在我耳边厮磨,期盼就此生生世世。

他就是我的夫君—号称有“君人之度”的文成帝拓跋濬,这一年是大魏和平六年(465年)五月十一日。

这一场梦做得太久太久。

一生的宿醉换来万世的沧桑。日日夜夜,岁岁年年,花开花

落,无止无休。

当花瓣雨飘在憔悴的容颜,梦里梦外都是你。你还好吗?我的最爱,在梦中我轻声的呢喃。

可知道一夜白头恰逢狂雨的伴奏,我宁愿舍弃世间繁华,只留你温暖的指尖,我听了半世的梵唱,只为换你世世欢颜。江山马蹄乱,都抵不过你毫发万千。

江山,帝业,在挚爱人眼里不过是南柯一梦。

 

窗外月郎星稀,守夜值班卫士依次走过。

敲更声惊醒了我的沉梦,醒来后却发现枕巾湿了一半,颊泪冰冷伊人憔悴。

我忽的睁大眼睛,锥心的痛让我再次泪流满面。

侍女碧儿见我醒来,帮我擦拭眼泪,她也不由垂泪道:“皇后娘娘请您节哀。”

碧儿和我虽然表面互为主仆,其实实为姐妹。

我挣扎着起来,哑然道:“现在是第几日了。”

碧儿回答:“现在已然是十五日了。”

散乱的发丝飘在我白色的睡衣上,我凄然,“如此说来,离大行皇帝崩逝已经三日了。”而今天正是亡人三期的日子,而我在皇帝驾崩之时突然晕厥,恍恍惚惚梦里梦外倏忽间已过了三日了。

而依照大魏风俗,今日就要焚烧先帝生前的御衣器物。

早已有宫中侍卫禀报刚刚登基称帝的年仅12岁的拓跋弘。

弘儿早已走了进来,碧儿悄然退了下去。

弘儿虽说只有12岁,却长得人高马大,尤其一双眼睛更像极了他的父亲。

弘儿眼圈发红,磕头道:“儿臣向母后请安,还望母后保重凤体节哀顺便。”

我伸手道:“弘儿免礼,坐到我身边来。”

弘儿坐到床边,望着我。

母子相座,不由感慨。弘儿虽非亲生,却似亲生,这十二年悉心培育,母子情深。

虽难掩悲戚,我却深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道理,在那两日,我强忍病体陪他登基为新帝,此时的锦衣少年已成为少年天子,而掌管皇宫的凤主也已移位,我也已过渡成为当朝的皇太后,母仪天下伴随着文成帝的逝去,已成烟云,而这一切在我眼里犹如灰尘,权势地位我不在乎,而偏偏最在乎的却在片刻间失去。

 

当深夜的最后一抹黑被初升的阳光遁去,平城皇宫已是一片金黄,琉璃金瓦,亭台楼阁,宫院深深,犹如墨画。

此时群臣身穿镐服,鱼贯而出依次走向太华殿,先帝安息的地方哭陵。

在侍女碧儿、纱儿的扶持下,我走下车辇,率领后宫嫔妃接受着文武大臣的跪拜:“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回礼哑然说道:“众位爱卿免礼平身。”

太华殿内的宫女、太监把先帝生前的衣物器皿罗列殿外。

众位嫔妃坐在地上哀声哭泣。

当火势渐燃,我发觉我的心被片片切割成了碎片,泪眼朦胧中,却见拓跋濬轻抚我的肩头,擦拭泪珠,柔声安慰:“锦儿别哭,锦儿别哭……”

伉俪情深,千痛万痛,我只觉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烟雾迷蒙,却见他欢颜招手,轻声呼唤:“锦儿,锦儿……”

我缓缓起身,挪向火光,也柔声呼唤,“濬哥哥,濬哥哥……”

火势大燃,忽地,我扑向大火之中,大叫一声:“濬哥哥……”

身后是献文帝错愕的眼神,以及群臣宫女太监的惊呼。

弘儿冲向大火,泪眼中急叫:“母后,母后……”他被侍卫紧紧抱住。

弘儿:“快快救我母后。”

众侍卫冲向大火,把已经昏迷的我抱出。

    又在床塌之上纠缠了许久,这一许久就是数月,而这一刻却是一梦千年。

孝顺的弘儿每日每夜恪守孝道,以至荒废了朝政,而皇权却在此时旁落,被乙浑那老匹夫紧握手中。

弘儿,傻儿子,你真的不在乎皇权旁落吗?

弘儿只是以泪洗面,呼唤我道:“母后醒来,母后醒来,弘儿已经失去父亲,再也不能失去母亲了,江山固然重要,可是没有父母至亲的陪伴,江山却是索然无味。”

而我却依然在梦中沉睡,这梦中有我的至亲父母,我的夫君,还有弘儿的生母-李夫人。

当初和他的母亲是那么的至情至爱,可是忽然间姐妹却变成了仇人,李姐姐在你眼里帝位真的那么重要吗?可以超越亲情,为了弘儿你不惜杀了我的儿子,让我终生不能再生育,可我待弘儿犹如亲生,这些人间大爱你能体会的到吗?

恍惚中元神又飞到龙城,见到我的父母双亲,我忽然又是大痛,我和夫君其实却是世仇,国破家亡,所有至亲都被北魏皇帝斩尽杀绝,只留少许女性充公为奴,而我和他本是仇敌呀!

义父宗爱的脸在梦中变得如此狰狞可怕,“锦儿,我救你性命,你的丈夫却害我丢了性命,我连杀大魏朝两位皇帝,难道不是为了给冯家复仇吗?锦儿,你不仅忘了血海深仇,却义无反顾委身仇人的长孙,你对不起你的祖父、父亲,你对不起冯氏满门。”宗爱满是血污的脸、满是血污的手掐到我的脖子上,我只觉呼吸急促,努力挣扎,却与事无补。

这一年是太兴六年,又是四月,可是在北国,春天却来得姗姗,因为大魏朝大军已经兵临龙城,燕国已然奄奄一息。

而燕国皇帝冯弘是我的祖父。国破家亡,城墙被毁,数万士兵呐喊着驾上云梯,尽管守卫兵士奋勇顽抗,可依然兵败如山倒。
 第二章  国破家亡

 

龙城争霸,大魏、大燕两国将士苦苦征战月余,龙城城内已是水尽粮绝,而大魏士气依然高涨。

整整一个月,祖父苍老了许多,他在宫中抱着襁褓中的我,(注,其实冯后生在燕灭亡后六七年光景),叹道:“绵儿,祖父为你取这名字,实是愿你享受皇家恩宠,享受这世间荣华富贵锦绣年华,可今日却不幸惨遭国破家亡,乖孩儿,此时你生在帝王之家,何其不幸,恐怕这性命也难保周全了。”

不懂世事的我却对着祖父微笑。

一旁的父王冯朗把我抱起,交于侍女。其实父王与祖父素来不睦,又和皇后慕容氏嫌隙颇深,对这个父亲甚是惧怕,可自添了我与冯熙哥哥后,冷酷无情缺乏亲情的祖父对这出生的龙凤胎却视若珍宝甚是疼爱。

贴身侍卫宗爱已匆忙走进宫中,向祖父说龙城百姓不愿做亡国奴,愿跟随天王远走高句丽。

祖父点头,命令宫中卫士整装待发,而城门将士和魏军却仍是打得激烈。

祖父命令焚烧皇宫,面对着火势冲天,策马中的祖父不由长叹一声,马鞭一挥,向城门逃去。

只见城门大开,魏军已打进平城街道。

不想父亲冯朗和祖父却被乱军冲散,而我和哥哥、母亲在马车上被魏军团团围住。

而出生没几天的我,被魏军大将高高举起。

母亲王夫人惊呼一声,已然晕厥。在这一刻两军阵前,停止了厮杀。

父亲冯朗高举弯刀,双目圆睁。

魏将言道:“冯世子,传言你已失宠于冯弘和慕容氏,你兄长已然被废,你跟随冯弘对你究意有什么好处?”

父亲指着那大将说道:“你少离间我父子,快快放下我的女儿。”

其实数月来魏军连日征战,已然疲惫不堪,此时正是两军激化阶段,那魏将原想生擒冯弘立下军功,不想被其逃脱,这世子虽比不上天王,却也是燕军高层统帅,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如若冯朗投降,那燕军自是人心焕散,再无斗志。

想到此那魏将更将我高高举起,对着父亲一字一句:“冯朗,你忍心亲眼看你孩儿死在你的面前吗?”

母亲已然悠悠醒转,大哭出声,“锦儿,我的孩子。”

父亲浓眉紧锁,一边是骨肉亲情,一边又是国家大义。如若投降,自己则是燕国千古罪人。如若不降,亲生骨血势必血溅当场。

那魏将高声道:“冯朗听着,我从一数到三,如若不降……”

叔叔冯渺手举盾牌,已是慌乱,颤声道:“二哥,不如降了吧!”

父亲喝斥:“住口。”

那魏将一字一句:“一,二……”他的手缓缓下滑。

只听呛啷一声,父亲弯刀已然落地,而跟随父亲的燕军将士随着主帅也放下武器投降魏军。

那魏将甚是得意,母亲抢到面前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龙城,魏军已扑灭皇宫大火,而父亲冯朗被带到太武帝面前。

冯郎不跪,太武帝自是不怪,亲自下来帮父亲解开绳索,呵斥臣下,“怎么这么对待世子。”

群臣惶恐行礼。

在祖父坐南朝北的大殿之上,太武帝册封父亲冯郎为秦雍二州刺史辽西郡公。

太武帝表面对父亲恩威并宠,实则却是极其不信任,仍分派细作在府中监视,而父亲也是小心行事,为了爱子爱女,父亲选择了隐忍,而日子一晃眼就是几年的时光过去,而我和哥哥也已经八岁了。

府中歌舞升平,夜色渐浓,醉酒的父亲被一突来刺杀的夜行人惊住,而夜行人拿剑直奔父亲,锐利凶狠的眼神喝道:“冯朗你是燕国的耻辱。”话声未落,一剑刺向父亲胸口……父亲应声倒地。

我和哥哥吓得大哭。母亲和侍女尖叫。

侍卫拿出刀来叫道:“保护大人。”把那刺客团团围住。那黑衣人一招得手,竟一个飞跃,消逝在屋檐之中。

第一章 我的最爱

 

第一章  我的最爱

五月,正值暖春,红色花瓣开得正艳,而我却周身冰冷,万念惧灰。

这一夜,梦中人依期如约而至,握着他的手,唇齿间是他男性的气息。

恍如隔世,而我笑了又说说了又笑,他宽厚的肩膀让我赖赖的依靠着,他的唇瓣在我耳边厮磨,期盼就此生生世世。

他就是我的夫君—号称有“君人之度”的文成帝拓跋濬,这一年是大魏和平六年(465年)五月十一日。

这一场梦做得太久太久。

一生的宿醉换来万世的沧桑。日日夜夜,岁岁年年,花开花

落,无止无休。

当花瓣雨飘在憔悴的容颜,梦里梦外都是你。你还好吗?我的最爱,在梦中我轻声的呢喃。

可知道一夜白头恰逢狂雨的伴奏,我宁愿舍弃世间繁华,只留你温暖的指尖,我听了半世的梵唱,只为换你世世欢颜。江山马蹄乱,都抵不过你毫发万千。

江山,帝业,在挚爱人眼里不过是南柯一梦。

 

窗外月郎星稀,守夜值班卫士依次走过。

敲更声惊醒了我的沉梦,醒来后却发现枕巾湿了一半,颊泪冰冷伊人憔悴。

我忽的睁大眼睛,锥心的痛让我再次泪流满面。

侍女碧儿见我醒来,帮我擦拭眼泪,她也不由垂泪道:“皇后娘娘请您节哀。”

碧儿和我虽然表面互为主仆,其实实为姐妹。

我挣扎着起来,哑然道:“现在是第几日了。”

碧儿回答:“现在已然是十五日了。”

散乱的发丝飘在我白色的睡衣上,我凄然,“如此说来,离大行皇帝崩逝已经三日了。”而今天正是亡人三期的日子,而我在皇帝驾崩之时突然晕厥,恍恍惚惚梦里梦外倏忽间已过了三日了。

而依照大魏风俗,今日就要焚烧先帝生前的御衣器物。

早已有宫中侍卫禀报刚刚登基称帝的年仅12岁的拓跋弘。

弘儿早已走了进来,碧儿悄然退了下去。

弘儿虽说只有12岁,却长得人高马大,尤其一双眼睛更像极了他的父亲。

弘儿眼圈发红,磕头道:“儿臣向母后请安,还望母后保重凤体节哀顺便。”

我伸手道:“弘儿免礼,坐到我身边来。”

弘儿坐到床边,望着我。

母子相座,不由感慨。弘儿虽非亲生,却似亲生,这十二年悉心培育,母子情深。

虽难掩悲戚,我却深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道理,在那两日,我强忍病体陪他登基为新帝,此时的锦衣少年已成为少年天子,而掌管皇宫的凤主也已移位,我也已过渡成为当朝的皇太后,母仪天下伴随着文成帝的逝去,已成烟云,而这一切在我眼里犹如灰尘,权势地位我不在乎,而偏偏最在乎的却在片刻间失去。

 

当深夜的最后一抹黑被初升的阳光遁去,平城皇宫已是一片金黄,琉璃金瓦,亭台楼阁,宫院深深,犹如墨画。

此时群臣身穿镐服,鱼贯而出依次走向太华殿,先帝安息的地方哭陵。

在侍女碧儿、纱儿的扶持下,我走下车辇,率领后宫嫔妃接受着文武大臣的跪拜:“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回礼哑然说道:“众位爱卿免礼平身。”

太华殿内的宫女、太监把先帝生前的衣物器皿罗列殿外。

众位嫔妃坐在地上哀声哭泣。

当火势渐燃,我发觉我的心被片片切割成了碎片,泪眼朦胧中,却见拓跋濬轻抚我的肩头,擦拭泪珠,柔声安慰:“锦儿别哭,锦儿别哭……”

伉俪情深,千痛万痛,我只觉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烟雾迷蒙,却见他欢颜招手,轻声呼唤:“锦儿,锦儿……”

我缓缓起身,挪向火光,也柔声呼唤,“濬哥哥,濬哥哥……”

火势大燃,忽地,我扑向大火之中,大叫一声:“濬哥哥……”

身后是献文帝错愕的眼神,以及群臣宫女太监的惊呼。

弘儿冲向大火,泪眼中急叫:“母后,母后……”他被侍卫紧紧抱住。

弘儿:“快快救我母后。”

众侍卫冲向大火,把已经昏迷的我抱出。

    又在床塌之上纠缠了许久,这一许久就是数月,而这一刻却是一梦千年。

孝顺的弘儿每日每夜恪守孝道,以至荒废了朝政,而皇权却在此时旁落,被乙浑那老匹夫紧握手中。

弘儿,傻儿子,你真的不在乎皇权旁落吗?

弘儿只是以泪洗面,呼唤我道:“母后醒来,母后醒来,弘儿已经失去父亲,再也不能失去母亲了,江山固然重要,可是没有父母至亲的陪伴,江山却是索然无味。”

而我却依然在梦中沉睡,这梦中有我的至亲父母,我的夫君,还有弘儿的生母-李夫人。

当初和他的母亲是那么的至情至爱,可是忽然间姐妹却变成了仇人,李姐姐在你眼里帝位真的那么重要吗?可以超越亲情,为了弘儿你不惜杀了我的儿子,让我终生不能再生育,可我待弘儿犹如亲生,这些人间大爱你能体会的到吗?

恍惚中元神又飞到龙城,见到我的父母双亲,我忽然又是大痛,我和夫君其实却是世仇,国破家亡,所有至亲都被北魏皇帝斩尽杀绝,只留少许女性充公为奴,而我和他本是仇敌呀!

义父宗爱的脸在梦中变得如此狰狞可怕,“锦儿,我救你性命,你的丈夫却害我丢了性命,我连杀大魏朝两位皇帝,难道不是为了给冯家复仇吗?锦儿,你不仅忘了血海深仇,却义无反顾委身仇人的长孙,你对不起你的祖父、父亲,你对不起冯氏满门。”宗爱满是血污的脸、满是血污的手掐到我的脖子上,我只觉呼吸急促,努力挣扎,却与事无补。

这一年是太兴六年,又是四月,可是在北国,春天却来得姗姗,因为大魏朝大军已经兵临龙城,燕国已然奄奄一息。

而燕国皇帝冯弘是我的祖父。国破家亡,城墙被毁,数万士兵呐喊着驾上云梯,尽管守卫兵士奋勇顽抗,可依然兵败如山倒。
 第二章  国破家亡

 

龙城争霸,大魏、大燕两国将士苦苦征战月余,龙城城内已是水尽粮绝,而大魏士气依然高涨。

整整一个月,祖父苍老了许多,他在宫中抱着襁褓中的我,(注,其实冯后生在燕灭亡后六七年光景),叹道:“绵儿,祖父为你取这名字,实是愿你享受皇家恩宠,享受这世间荣华富贵锦绣年华,可今日却不幸惨遭国破家亡,乖孩儿,此时你生在帝王之家,何其不幸,恐怕这性命也难保周全了。”

不懂世事的我却对着祖父微笑。

一旁的父王冯朗把我抱起,交于侍女。其实父王与祖父素来不睦,又和皇后慕容氏嫌隙颇深,对这个父亲甚是惧怕,可自添了我与冯熙哥哥后,冷酷无情缺乏亲情的祖父对这出生的龙凤胎却视若珍宝甚是疼爱。

贴身侍卫宗爱已匆忙走进宫中,向祖父说龙城百姓不愿做亡国奴,愿跟随天王远走高句丽。

祖父点头,命令宫中卫士整装待发,而城门将士和魏军却仍是打得激烈。

祖父命令焚烧皇宫,面对着火势冲天,策马中的祖父不由长叹一声,马鞭一挥,向城门逃去。

只见城门大开,魏军已打进平城街道。

不想父亲冯朗和祖父却被乱军冲散,而我和哥哥、母亲在马车上被魏军团团围住。

而出生没几天的我,被魏军大将高高举起。

母亲王夫人惊呼一声,已然晕厥。在这一刻两军阵前,停止了厮杀。

父亲冯朗高举弯刀,双目圆睁。

魏将言道:“冯世子,传言你已失宠于冯弘和慕容氏,你兄长已然被废,你跟随冯弘对你究意有什么好处?”

父亲指着那大将说道:“你少离间我父子,快快放下我的女儿。”

其实数月来魏军连日征战,已然疲惫不堪,此时正是两军激化阶段,那魏将原想生擒冯弘立下军功,不想被其逃脱,这世子虽比不上天王,却也是燕军高层统帅,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如若冯朗投降,那燕军自是人心焕散,再无斗志。

想到此那魏将更将我高高举起,对着父亲一字一句:“冯朗,你忍心亲眼看你孩儿死在你的面前吗?”

母亲已然悠悠醒转,大哭出声,“锦儿,我的孩子。”

父亲浓眉紧锁,一边是骨肉亲情,一边又是国家大义。如若投降,自己则是燕国千古罪人。如若不降,亲生骨血势必血溅当场。

那魏将高声道:“冯朗听着,我从一数到三,如若不降……”

叔叔冯渺手举盾牌,已是慌乱,颤声道:“二哥,不如降了吧!”

父亲喝斥:“住口。”

那魏将一字一句:“一,二……”他的手缓缓下滑。

只听呛啷一声,父亲弯刀已然落地,而跟随父亲的燕军将士随着主帅也放下武器投降魏军。

那魏将甚是得意,母亲抢到面前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龙城,魏军已扑灭皇宫大火,而父亲冯朗被带到太武帝面前。

冯郎不跪,太武帝自是不怪,亲自下来帮父亲解开绳索,呵斥臣下,“怎么这么对待世子。”

群臣惶恐行礼。

在祖父坐南朝北的大殿之上,太武帝册封父亲冯郎为秦雍二州刺史辽西郡公。

太武帝表面对父亲恩威并宠,实则却是极其不信任,仍分派细作在府中监视,而父亲也是小心行事,为了爱子爱女,父亲选择了隐忍,而日子一晃眼就是几年的时光过去,而我和哥哥也已经八岁了。

府中歌舞升平,夜色渐浓,醉酒的父亲被一突来刺杀的夜行人惊住,而夜行人拿剑直奔父亲,锐利凶狠的眼神喝道:“冯朗你是燕国的耻辱。”话声未落,一剑刺向父亲胸口……父亲应声倒地。

我和哥哥吓得大哭。母亲和侍女尖叫。

侍卫拿出刀来叫道:“保护大人。”把那刺客团团围住。那黑衣人一招得手,竟一个飞跃,消逝在屋檐之中。

第一章 我的最爱

 

第一章  我的最爱

五月,正值暖春,红色花瓣开得正艳,而我却周身冰冷,万念惧灰。

这一夜,梦中人依期如约而至,握着他的手,唇齿间是他男性的气息。

恍如隔世,而我笑了又说说了又笑,他宽厚的肩膀让我赖赖的依靠着,他的唇瓣在我耳边厮磨,期盼就此生生世世。

他就是我的夫君—号称有“君人之度”的文成帝拓跋濬,这一年是大魏和平六年(465年)五月十一日。

这一场梦做得太久太久。

一生的宿醉换来万世的沧桑。日日夜夜,岁岁年年,花开花

落,无止无休。

当花瓣雨飘在憔悴的容颜,梦里梦外都是你。你还好吗?我的最爱,在梦中我轻声的呢喃。

可知道一夜白头恰逢狂雨的伴奏,我宁愿舍弃世间繁华,只留你温暖的指尖,我听了半世的梵唱,只为换你世世欢颜。江山马蹄乱,都抵不过你毫发万千。

江山,帝业,在挚爱人眼里不过是南柯一梦。

 

窗外月郎星稀,守夜值班卫士依次走过。

敲更声惊醒了我的沉梦,醒来后却发现枕巾湿了一半,颊泪冰冷伊人憔悴。

我忽的睁大眼睛,锥心的痛让我再次泪流满面。

侍女碧儿见我醒来,帮我擦拭眼泪,她也不由垂泪道:“皇后娘娘请您节哀。”

碧儿和我虽然表面互为主仆,其实实为姐妹。

我挣扎着起来,哑然道:“现在是第几日了。”

碧儿回答:“现在已然是十五日了。”

散乱的发丝飘在我白色的睡衣上,我凄然,“如此说来,离大行皇帝崩逝已经三日了。”而今天正是亡人三期的日子,而我在皇帝驾崩之时突然晕厥,恍恍惚惚梦里梦外倏忽间已过了三日了。

而依照大魏风俗,今日就要焚烧先帝生前的御衣器物。

早已有宫中侍卫禀报刚刚登基称帝的年仅12岁的拓跋弘。

弘儿早已走了进来,碧儿悄然退了下去。

弘儿虽说只有12岁,却长得人高马大,尤其一双眼睛更像极了他的父亲。

弘儿眼圈发红,磕头道:“儿臣向母后请安,还望母后保重凤体节哀顺便。”

我伸手道:“弘儿免礼,坐到我身边来。”

弘儿坐到床边,望着我。

母子相座,不由感慨。弘儿虽非亲生,却似亲生,这十二年悉心培育,母子情深。

虽难掩悲戚,我却深知国不可一日无君的道理,在那两日,我强忍病体陪他登基为新帝,此时的锦衣少年已成为少年天子,而掌管皇宫的凤主也已移位,我也已过渡成为当朝的皇太后,母仪天下伴随着文成帝的逝去,已成烟云,而这一切在我眼里犹如灰尘,权势地位我不在乎,而偏偏最在乎的却在片刻间失去。

 

当深夜的最后一抹黑被初升的阳光遁去,平城皇宫已是一片金黄,琉璃金瓦,亭台楼阁,宫院深深,犹如墨画。

此时群臣身穿镐服,鱼贯而出依次走向太华殿,先帝安息的地方哭陵。

在侍女碧儿、纱儿的扶持下,我走下车辇,率领后宫嫔妃接受着文武大臣的跪拜:“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回礼哑然说道:“众位爱卿免礼平身。”

太华殿内的宫女、太监把先帝生前的衣物器皿罗列殿外。

众位嫔妃坐在地上哀声哭泣。

当火势渐燃,我发觉我的心被片片切割成了碎片,泪眼朦胧中,却见拓跋濬轻抚我的肩头,擦拭泪珠,柔声安慰:“锦儿别哭,锦儿别哭……”

伉俪情深,千痛万痛,我只觉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烟雾迷蒙,却见他欢颜招手,轻声呼唤:“锦儿,锦儿……”

我缓缓起身,挪向火光,也柔声呼唤,“濬哥哥,濬哥哥……”

火势大燃,忽地,我扑向大火之中,大叫一声:“濬哥哥……”

身后是献文帝错愕的眼神,以及群臣宫女太监的惊呼。

弘儿冲向大火,泪眼中急叫:“母后,母后……”他被侍卫紧紧抱住。

弘儿:“快快救我母后。”

众侍卫冲向大火,把已经昏迷的我抱出。

    又在床塌之上纠缠了许久,这一许久就是数月,而这一刻却是一梦千年。

孝顺的弘儿每日每夜恪守孝道,以至荒废了朝政,而皇权却在此时旁落,被乙浑那老匹夫紧握手中。

弘儿,傻儿子,你真的不在乎皇权旁落吗?

弘儿只是以泪洗面,呼唤我道:“母后醒来,母后醒来,弘儿已经失去父亲,再也不能失去母亲了,江山固然重要,可是没有父母至亲的陪伴,江山却是索然无味。”

而我却依然在梦中沉睡,这梦中有我的至亲父母,我的夫君,还有弘儿的生母-李夫人。

当初和他的母亲是那么的至情至爱,可是忽然间姐妹却变成了仇人,李姐姐在你眼里帝位真的那么重要吗?可以超越亲情,为了弘儿你不惜杀了我的儿子,让我终生不能再生育,可我待弘儿犹如亲生,这些人间大爱你能体会的到吗?

恍惚中元神又飞到龙城,见到我的父母双亲,我忽然又是大痛,我和夫君其实却是世仇,国破家亡,所有至亲都被北魏皇帝斩尽杀绝,只留少许女性充公为奴,而我和他本是仇敌呀!

义父宗爱的脸在梦中变得如此狰狞可怕,“锦儿,我救你性命,你的丈夫却害我丢了性命,我连杀大魏朝两位皇帝,难道不是为了给冯家复仇吗?锦儿,你不仅忘了血海深仇,却义无反顾委身仇人的长孙,你对不起你的祖父、父亲,你对不起冯氏满门。”宗爱满是血污的脸、满是血污的手掐到我的脖子上,我只觉呼吸急促,努力挣扎,却与事无补。

这一年是太兴六年,又是四月,可是在北国,春天却来得姗姗,因为大魏朝大军已经兵临龙城,燕国已然奄奄一息。

而燕国皇帝冯弘是我的祖父。国破家亡,城墙被毁,数万士兵呐喊着驾上云梯,尽管守卫兵士奋勇顽抗,可依然兵败如山倒。
 第二章  国破家亡

 

龙城争霸,大魏、大燕两国将士苦苦征战月余,龙城城内已是水尽粮绝,而大魏士气依然高涨。

整整一个月,祖父苍老了许多,他在宫中抱着襁褓中的我,(注,其实冯后生在燕灭亡后六七年光景),叹道:“绵儿,祖父为你取这名字,实是愿你享受皇家恩宠,享受这世间荣华富贵锦绣年华,可今日却不幸惨遭国破家亡,乖孩儿,此时你生在帝王之家,何其不幸,恐怕这性命也难保周全了。”

不懂世事的我却对着祖父微笑。

一旁的父王冯朗把我抱起,交于侍女。其实父王与祖父素来不睦,又和皇后慕容氏嫌隙颇深,对这个父亲甚是惧怕,可自添了我与冯熙哥哥后,冷酷无情缺乏亲情的祖父对这出生的龙凤胎却视若珍宝甚是疼爱。

贴身侍卫宗爱已匆忙走进宫中,向祖父说龙城百姓不愿做亡国奴,愿跟随天王远走高句丽。

祖父点头,命令宫中卫士整装待发,而城门将士和魏军却仍是打得激烈。

祖父命令焚烧皇宫,面对着火势冲天,策马中的祖父不由长叹一声,马鞭一挥,向城门逃去。

只见城门大开,魏军已打进平城街道。

不想父亲冯朗和祖父却被乱军冲散,而我和哥哥、母亲在马车上被魏军团团围住。

而出生没几天的我,被魏军大将高高举起。

母亲王夫人惊呼一声,已然晕厥。在这一刻两军阵前,停止了厮杀。

父亲冯朗高举弯刀,双目圆睁。

魏将言道:“冯世子,传言你已失宠于冯弘和慕容氏,你兄长已然被废,你跟随冯弘对你究意有什么好处?”

父亲指着那大将说道:“你少离间我父子,快快放下我的女儿。”

其实数月来魏军连日征战,已然疲惫不堪,此时正是两军激化阶段,那魏将原想生擒冯弘立下军功,不想被其逃脱,这世子虽比不上天王,却也是燕军高层统帅,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如若冯朗投降,那燕军自是人心焕散,再无斗志。

想到此那魏将更将我高高举起,对着父亲一字一句:“冯朗,你忍心亲眼看你孩儿死在你的面前吗?”

母亲已然悠悠醒转,大哭出声,“锦儿,我的孩子。”

父亲浓眉紧锁,一边是骨肉亲情,一边又是国家大义。如若投降,自己则是燕国千古罪人。如若不降,亲生骨血势必血溅当场。

那魏将高声道:“冯朗听着,我从一数到三,如若不降……”

叔叔冯渺手举盾牌,已是慌乱,颤声道:“二哥,不如降了吧!”

父亲喝斥:“住口。”

那魏将一字一句:“一,二……”他的手缓缓下滑。

只听呛啷一声,父亲弯刀已然落地,而跟随父亲的燕军将士随着主帅也放下武器投降魏军。

那魏将甚是得意,母亲抢到面前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龙城,魏军已扑灭皇宫大火,而父亲冯朗被带到太武帝面前。

冯郎不跪,太武帝自是不怪,亲自下来帮父亲解开绳索,呵斥臣下,“怎么这么对待世子。”

群臣惶恐行礼。

在祖父坐南朝北的大殿之上,太武帝册封父亲冯郎为秦雍二州刺史辽西郡公。

太武帝表面对父亲恩威并宠,实则却是极其不信任,仍分派细作在府中监视,而父亲也是小心行事,为了爱子爱女,父亲选择了隐忍,而日子一晃眼就是几年的时光过去,而我和哥哥也已经八岁了。

府中歌舞升平,夜色渐浓,醉酒的父亲被一突来刺杀的夜行人惊住,而夜行人拿剑直奔父亲,锐利凶狠的眼神喝道:“冯朗你是燕国的耻辱。”话声未落,一剑刺向父亲胸口……父亲应声倒地。

我和哥哥吓得大哭。母亲和侍女尖叫。

侍卫拿出刀来叫道:“保护大人。”把那刺客团团围住。那黑衣人一招得手,竟一个飞跃,消逝在屋檐之中。

第一章 我的最爱 第一章  我的最爱五月,正值暖春,红色花瓣开得正艳,而我却周身冰冷,万念惧灰。这一夜,梦中人依期如约而至,握着他的手,唇齿间是他男性的气息。恍如隔世,而我笑了又说说了又笑,他宽厚的肩膀让我赖赖的依靠着,他的唇瓣在我耳边厮磨,期盼就此生生世世。他就是我的夫君—号称有“君人之度”的文成帝拓跋濬,这一年是大魏和平六年(465年)五月十一日。这一场梦做得太久太久。 一生的宿醉换来万世的沧桑。日日夜夜,岁岁年年,花开花落,无止无休。当花瓣雨飘在憔悴的容颜,梦里梦外都是你。你还好吗?我的最爱,在梦中我轻声的呢喃。可知道一夜白头恰逢狂雨的伴奏,我宁愿舍弃世间繁华,只留你温暖的指尖,我听了半世的梵唱,只为换你世世欢颜。江山马蹄乱,都抵不过你毫发万千。江山,帝业,在挚爱人眼里不过是南柯一梦。 窗外月郎星稀,守夜值班卫士依次走过。敲更声惊醒了我的沉梦,醒来后却发现枕巾湿了一半,颊泪冰冷伊人憔悴。我忽的睁大眼睛,锥心的痛让我再次泪流满面。侍女碧儿见我醒来,帮我擦拭眼泪,她也不由垂泪道:“皇后娘娘请您节哀。”碧儿和我虽然表面互为主仆,其实实为姐妹。我挣扎着起来,哑然道:“现在是第几日了。”碧儿回答:“现在已然是十五日了。”散乱的发丝飘在我白色的睡衣上,我凄然,“如此说来,离大行皇帝崩逝已经三日了。”而今天正是亡人三期的日子,而我在皇帝驾崩之时突然晕厥,恍恍惚惚梦里梦外倏忽间已过了三日了。而依照大魏风俗,今日就要焚烧先帝生前的御衣器物。早已有宫中侍卫禀报刚刚登基称帝的年...

模晰视点

剧本评论(0)

0%
请大家不要发布广告等内容
    QQ客服联系微信顶部